在疫情的肆虐中:「神是堅固的保障」 學習馬丁路德牧養原則和態度

我們如何面對在兩年內兩千五百萬人死亡的事實呢? 的確可怕,是嗎? 這就是1348~1350年之間曾在歐洲發生的事實。當時因著腺鼠疫或黑死病 (Bubonic Plague/Black Death) 瘟疫肆虐而死的人大約佔全歐人口的百分之三十。這瘟疫始於第十四世紀,延續至十七世紀中葉(當時全歐死亡人數估計有二億人)。1522年,當瘟疫開始蔓延至義大利的佛羅倫斯時,喬凡尼.薄伽丘 (Giovanni Boccaccio) 曾如此描述其陰沉和悲戚的氛圍: 「許多人在街道上咽氣,其他的人則在他們家裡去世……全城堆滿屍體……沒有人為他們哀哭,也沒有人點蠟燭或者靈柩車運送其遺體」。倘若當時你我就在佛羅倫斯,我們是否也在質疑地獄豈不是正在眼前了嗎?

多年後當正住在德國小鎮威登堡的改教家馬丁路德 (1483~1546) 同樣地必須面對 1527年8月2日鼠疫爆發的事實。在驚慌失措和恐懼的大環境中,他的同工約翰.赫斯代表西里西亞城的同工寫了一封信給路德,其目的是透過一個問題徵求路德的諮詢: 「在瘟疫肆虐中,基督徒是否應該為了躲避那致命的疫情而迴避離去?」 1527年11月,路德以「是否可以逃離致命的瘟疫」為題的短文回覆他。( Luther’s Works, Vol. 43: Devotional Writings II ed. Jaroslav Jan Pelikan, Hilton但 C. Oswald, 與 Helmut T. Lehmann;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99( 119-138)。當然當時馬丁路德顯然無法預知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然而,昔時他所寫的內容完全適切當今處境並成為每一位基督徒和主僕們的處事原則。

路德答案的重點是: 倘若信心堅固的基督徒願意選擇留在自己的地方,就讓他留下。然而若有信心軟弱的想要避開危險而離去,也讓他去。 路德本身則選擇仍留在自己的家裡,他婉拒遷移到別的地方避難。 尤其是當他與其同工們被請求遷移到威登堡附近的耶拿(Jena)市的時候。但是他就立即強調說,那些選擇避難的人沒有任何不當: “Examples in Holy Scripture abundantly prove that to flee from death is not wrong in itself .”接著,他列舉聖經裡一些曾經做出同樣決定的人物作範例 (例如: 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摩西、大衛和以利亞)。 所以,他完全沒有責備、也沒有譴咎那些逃避或逃離瘟疫危險的基督徒。

即便如此,路德本身不鼓勵或推動基督徒,尤其是主僕們任意逃離或忽略其責任,反之,他強調每個基督徒都必須做好準備面對死亡: “ . . . since death is God’s punishment, which he sends upon us for our sins, we must submit to God and with a true and firm faith patiently await our punishment.”但另一方面他表明死亡不僅僅是與懲罰 (punishment) 有關: “ . . . we can be sure that God’s punishment has come upon us, not only to chastise us for our sins but also to test our faith and love—our faith in that we may see and experience how we should act toward God; our love in that we may recognize how we should act toward our neighbor ”,也就是說,信徒面對死的危難之際,他必須清楚認知: 很可能神正在藉此考驗他的信心和愛心。所以,基於對神的愛以及對他人的愛,路德持守一個明確的原則,即仍留在他服事的地方,繼續委身於牧養事奉。他說道:“Godliness is nothing else but service to God.  Service to God is indeed service to our neighbor”因為那是基於約翰福音第十章11節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他激勵牧者、教師、講員 (包括所有市政官員、教會領袖、參與事奉的基督徒家長) 仍留在住處,繼續履行職責,即給予那些受到瘟疫影響的人靈命關懷 (註: 由於當時缺乏醫務人員,如醫生和護士,路德與他的妻子卡塔琳娜.馮.博拉,在自己的家裡親自照顧生病的會友。我們不知道當時爆發的細菌或病毒有多嚴峻,然而此舉顯然是置生死於度外。若套用在現今新型冠狀病毒蔓延時期,有神僕想要如此行的話,則情況需要深思熟慮的,不可同日而語。因為這時代的大城市都備有專業的醫生和護士的醫院,能夠很好地照顧病人;我認為神的僕人不需要兼職代勞。最後路德支撐不住也病倒了,即使不至於喪命。(也就是說,路德無可迴避地面對丟命的風險和危機)。

按路德的見解,在當時情況之下,當一位牧者給予會友屬靈的關懷,他必須要小心翼翼地保護自己,並懇求神的保護。與此同時,他對房子、院子和街道進行消毒和打掃,淨化屋子讓空氣流通並自身服用藥物。在此,有一點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實際上路德指責教會裡那些反對服藥或者反對求醫的人。對他而言,這種想法等同於試探神: “They disdain the use of medicines; they do not avoid places and persons infected by the plague, but lightheartedly make sport of it and wish to prove how independent they are.  They say that it is God’s punishment; if he wants to protect them he can do so without medicines or our carefulness.  This is not trusting God but tempting him.  God has created medicines and provided us with intelligence to guard and take good care of the body so that we can live in good health.

對路得而言,即使基督徒有信心,他也必要遠離某些危險的地方,並且不與他人隨意接觸,以免自己被感染,或反之由於我們的疏忽而他人被感染以致導致死亡。因此,在這種情況下,當我們給予會友幫助的時候,同時也要謹慎地照顧自己,以免被感染或者成為別人被感染的原由。如此來看,顯然路德的措施理念與印尼某些教會和牧者應對疫情的輕率舉止行為是截然不同的。他們仍然舉行實體崇拜聚會、神醫聚會或者使用膏油觸摸會友,結果擴散新型冠狀病毒,甚至在各城市有牧師被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而喪命。總的來說,我們可以靈活地延緩崇拜聚會,但同時在需要的時候隨時樂意救助人,即便面臨風險的危機。

上述致命的錯誤應對措施與南韓大邱新天地教會擴散的新型冠狀病毒一事如出一轍。開始時是因有一位老婦人出現新冠病毒症狀,她頑強地拒絕去看醫生,仍持續要去教堂做禮拜。這自稱基督徒的老婦人後來感染了六千多人,導致新冠病毒疫情蔓延整個K-Pop國家。

因此在瘟疫蔓延期間,路德堅決地指出 [A]ct like a man who wants to help put out the burning city.  What else is the epidemic but a fire which instead of consuming wood and straw devours life and body?”  接著他談及有關付代價的準備: “If God should wish to take me, he will surely find me and I have done what he has expected of me, and so I am not responsible for either my own death or the death of others.  If my neighbor needs me, however, I shall not avoid place or person but will go freely. . . .  See, this is such a God-fearing faith because it is neither brash nor foolhardy and does not tempt God.” 換句話說,為了要幫助遇難的會友或其他的人而犧牲那是基於信心的作為,而不是出自傲慢、愚昧、逞強或試探神。

最後,他以禱告祝福讀者來結束他的信件:“May Christ our Lord and Savior preserve us all in pure faith and fervent love, unspotted and pure until his day.  Amen.  Pray for me, a poor sinner.”路德請求他們為他禱告,因為他體悟到自己也是軟弱的,以及(原本)在神面前只不過是個罪人,

請細心思想,這長達十六頁之深奧的文章是出自一位在五百年前事奉主的人的言論。當時他正處於一個科技未開發的年代 (即一個對細菌和病毒尚未見聞的時代),然而卻懂得如何以正確的態度和方式去服事他人。我們當存謙卑的心向這位偉人學習如何服事和犧牲,在經歷那些艱辛的年歲裡,路德曾寫了一首歷代以來教會中膾炙人口的聖詩 (聖教詩歌219首),這首聖詩表達了路德在基督裡對神堅定不移的信心,以及反映其真實卻艱辛的經歷——「堅固保障」( 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 )

主是我們堅固保障,是我山寨和避難所,

苦海汪洋主為救星,四無生門我仍有望,

雖有兇惡仇敵,攻擊不留餘力,

對我仇恨刺骨,常用狡猾引誘,

但我救主將我保護。

我若單靠己力行走,每遇戰爭必要退散;

須有能者隨時幫助,即是上帝設立救主,

若問所設為誰? 乃主耶穌基督,

又稱萬有主宰,永遠並無更改,

祂已得勝作我元帥。

——瑪琅東南亞聖道神學院

2020年3月24日